第一財富網 > 話題廣場 > 話題: 社會熱點 > 一個蘇南老板的絕望:從“富甲一方”,到連1000塊都拿不出

一個蘇南老板的絕望:從“富甲一方”,到連1000塊都拿不出

2018年09月12日 06:55 轉載自: 正和島   閱讀:1331
作者: 陳蘇潔   http://www.wnpjs.club/user/space?oid=20546

島 君 說:前幾日,“稅務局出手了!江蘇常州一企業被追征十年的社保!”這一消息在網絡瘋傳。

這家被追征十年社保的常州企業雖算不上是在社保新政推進中的反面典型,卻更多暴露出民營企業在發展中的歷史遺留問題,如企業經營不善可持續發展能力弱,此前社保繳納方式不合理,環保督查壓力大等等。讓人不得不思考,從“富甲一方”到“窮到吃泡面”,誰之過?

常州市裕華玻璃有限公司(下稱“裕華玻璃”)的老板李良大無論如何沒想到,自己竟然以沒繳社保出名。

8月23日,江蘇省常州市新北區人民法院發布行政裁定書顯示,常州市裕華玻璃有限公司2007年12月至2017年11月期間欠繳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工傷保險費、失業保險費、生育保險費合計2011134.15元。

江蘇省常州地方稅務局第五稅務分局作出社會保險費征收決定,對裕華玻璃公司征收社會保險費。在征收決定生效后,因該公司未全部履行繳納義務,稅務機關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而在2018 年7 月20 日, 中辦、國辦印發了《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

《方案》規定,從2019 年1 月1 日起,各項社保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而在此前,稅務部門征收個稅,人社部門征收社保費,為企業給職工少繳工資留下“操作空間”。 據國泰君安估算,社保改由稅務局征收后,企業與個人將補繳共計近2萬億元。

常州法院判決書一出,即引發巨大反響。許多聲音認為,常州地稅局追繳具有標志性意義,意味著各地稅務局將向企業追繳社保,在小微企業生存難的今天,可能引發小微企業規模死亡。

9月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在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征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以激發市場活力,引導社會預期向好。這讓很多企業打消了疑慮。

對于自己引發的影響,李良大并不特別在意,他更關心自己工廠的前途。自6月底工廠關停后,裕華玻璃100余工人已離廠另謀出路,目前幾乎只剩下李良大一人,食堂廚師也不再來上班。李良大購買了幾箱方便面作為充饑之物。

對于裕華玻璃,李良大說,自己有很深的感情,自1975年創建時就已經在這個廠上班,至今已40多年。

對于未來,李良大稱,如果政府能夠接管裕華玻璃,自己就洗手退休,但還是希望裕華玻璃能夠重新開業,將欠下的工人社保交上。

1、自稱是“春江鎮”最早繳納社保企業

裕華玻璃曾經是常州市唯一的玻璃瓶廠,最早建立于1975年,并在1976年投入生產。

當時,裕華玻璃建廠時,李良大是當地運輸站拉板車的苦力,非常希望能夠到新建的玻璃廠上班。

裕華玻璃瓶廠是圩塘鎮(后更名為“春江鎮”)鎮辦企業,要想進入廠里工作,還需要有點門路。為了進玻璃廠,李良大還找運輸站開了封介紹信,最終如愿進廠當工人。

進入裕華玻璃工作,讓年輕時的李良大非常高興,他在工廠兢兢業業,踏踏實實做好手上的工作。他的表現,也獲得了許多人的認可,陸續擔任班長、主任、科長等職務。

裕華玻璃老辦公樓

李良大表示,當時工廠效率并不高,鎮里安排了不少退休的大隊書記、村主任等在工廠擔任中層管理,又不懂企業經營。1987年玻璃廠已經資不抵債,鎮里又安排了圩塘鎮工業公司的負責人來擔任代廠長,可以從財政撥錢,企業避免了倒閉命運。

1989年,按照圩塘鎮要求,李良大接手廠長一職,此時公司賬面上負債已達800多萬元,還有飯店、煙酒等負債未計算在賬目內,合計達1000多萬元,遠超公司資產。

“當時工廠共有職工兩三百人,加上此前已經離職的工人,共欠了2000多人的工資。“李良大回憶。

接手工廠后,李良大在公司大門口的兩塊黑板上寫下工人名字和對應欠款,讓每一個人都來核對,籌集到資金后全面發放到位。“黑板都出了好幾期。”李良大稱。

廠門口的黑板,80年代2000名工人曾在此查看欠薪名單

李良大接手后,公司經營開始逐年轉好,1992年時年凈利潤即達500萬元。

李良大的愛人原籍上海,在她的幫助下,公司承接了上海藥廠、化學品廠的玻璃瓶訂單,這也是玻璃瓶廠最輝煌的時候。李良大每個月25號、28號會前往上海開會,分別從上海的西藥部門、中藥部門獲取訂單,然后趕回常州組織生產。

被拆掉的爐子,曾包攬上海藥廠、化學品廠的玻璃瓶供應

僅僅是為上海藥廠服務,裕華玻璃瓶廠每年就能產生1500萬銷售額,按照當時的瓶子價格,每個月大約要生產1000萬個玻璃瓶。

1994年,圩塘鎮又要求裕華玻璃瓶廠投入高白料項目,主要是生產酒瓶,以爭取達到年銷售額5000萬元的目標,但效果并不理想。

裕華玻璃目前是丹陽酒廠供應商,后者在當地小有名氣。裕華玻璃關停后,李良大把玻璃瓶模具帶到其他廠家,通過代工的方式繼續為丹陽酒廠供貨。

此后藥廠、化學品廠也棄用玻璃瓶轉而使用塑料瓶,公司經營開始出現困難,也出現了負債情況,裕華玻璃在艱難中發展。

在江蘇省范圍內,1998年7月1日起實施的《江蘇省城鎮企業職工養老保險規定》中,對江蘇省范圍內的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問題進行了規定,要求企業為在職員工繳納社會養老保險。在此之前,尚缺乏對企業員工必須交納社會養老保險的明確統一的規定。

在該規定出來后,李良大開始籌劃為員工繳納社保。

“我是春江鎮最早給員工繳納社保的企業。”李良大說,早在十多年前就為員工繳納社保,裕華玻璃采取的繳納方式是等員工退休時一次性繳清。

2003年,李良大承包裕華玻璃瓶廠。李良大承包后,公司業績曾一度好轉,但此后再度掉頭向下。

2007年,因為資金緊張,為裕華玻璃曾經向員工進行借款。

據公司員工楊春華介紹,2007年,裕華玻璃向其借款20000元,口頭約定借款利息為20%,借款期限為一年,逾期按照年利息25%計算。

不過,自己多次向裕華玻璃索要,始終未果。為此,楊春華將裕華玻璃告上法庭。因楊春華拿不出約定利息證據,法庭判決裕華玻璃支付楊春華本金20000元,并按照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支付利息。

由于裕華玻璃經營不善,當地鎮政府決定改制。2009年8月3日,李良大和李波一起和常州市春江鎮人民政府簽署企業產權轉讓協議,雙方約定將常州市裕華玻璃玻璃廠、常州新區星亞玻璃廠、常州新區江鴻物資有限公司的產權轉讓給李良大和李波。

李良大和鎮政府簽訂的轉讓協議

根據當時雙方簽訂的轉讓協議書,這三家被轉讓企業凈資產為-546.5萬元。

根據轉讓協議,李良大二人在接受轉讓后,改制前原企業的全部債權債務由改制后的新公司承擔;企業原有職工除本人要求調離、辭職的除外,均由改制重組后的企業負責接收安排,并嚴格執行國家有關勞動用工制度。

2009年9月7日,常州市新北區春江鎮人民政府同意常州裕華玻璃廠、常州新區星亞玻璃廠、常州新區江鴻物質有限公司改制合并為“有限責任公司”。2010年常州市裕華玻璃廠名稱變更為“常州市裕華玻璃有限公司”。

2、曾因社保問題被告上法庭

李良大受讓裕華玻璃后,裕華玻璃艱難發展,多次進行民間借款,并被告上法庭。

2015年,裕華玻璃出現拖欠工資。

中國裁判文書網判決顯示,裕華玻璃一位老員工王樹仁因工資和社保問題,曾將裕華玻璃告上法庭。

王樹仁訴稱,其本人于1981年進入裕華玻璃工作。1998年裕華玻璃改制,其本人繼續留在宜化玻璃工作。2015年2月,由于裕華玻璃長期拖欠工資,故申請離職。

王樹仁稱,在職期間,裕華玻璃未為其交納養老保險,也未為其辦理退休手續。

在職期間,王樹仁周六、周日和節假日正常上班,裕華玻璃也未支付加班費。

企業改制時,鄉鎮財政所通過裕華玻璃向其發放補償款,但裕華玻璃私自截留款項而未向其發放。2014年1月至2015年2月期間的工資21508元,裕華玻璃也未向其支付。

王樹仁稱,自己向裕華玻璃多次催要未果,故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裕華玻璃支付欠付工資21508元;判令裕華玻璃支付代付補償款23010元;支付加班工資44319.9元;支付養老保險賠償69705元;本案訴訟費用由裕華玻璃承擔。

裕華公司辯稱,公司對王樹仁主張的欠付工資21508元無異議。王樹仁已于1998年6月退休,后雙方達成協議,采用返聘形式,發的工資都是退休工資+固定工資的形式。王樹仁已領取退休工資,公司無需支付加班工資和養老保險賠償款。

最終,法院判決裕華玻璃支付王樹仁欠付勞務款21508元;退休工資23010元;駁回王樹仁其他訴訟請求。

王樹仁索要社保并非孤例,裕華玻璃一些在職員工也被拖欠社保。

根據公司年報,裕華玻璃2016年年報,公司共為385人繳納社保。至2017年,只為308人繳納社保。

公司拖欠社保也引發了監管部門的關注。李良大透露,2017年其曾與社保部門達成協議,公司共需要補繳員工社保201萬元,每月繳款5萬元,預計三四年繳清,直到今年6月,這個協議仍在正常履行。

公司去年引進的生產線

李良大稱,自己并非不好好做企業,直到去年,公司還引進了一條生產線。

3、人留守工廠

轉折點發生在今年6月24日。他告訴鳳凰網財經,自6月24日中央環保督察組來此巡視后,裕華玻璃就再也沒有恢復生產。

據李良大描述,當日上午不到10點,督察組的兩名工作人員來到工廠,在廠區的鍋爐等處拍照留證,并查看了公司的環保手續等文件。“他們態度很好,說我這44年的老廠很不容易,又說有些地方要整改一下,也沒說要停工。”

兩名工作人員在11點多驅車離開,車輛是南京牌照。

15分鐘后,一輛常州牌照的車輛開到廠區,下來兩位工作人員。“他們問我環保督察組在哪兒拍了照,我帶他們去看。”李良大表示。

次日下午1點20分,又有不少車輛停在廠區門口,裕華玻璃迎來了公安、環保、安檢、消防四部門的聯合執法。

6月25日,常州市環保局開出的查封決定書顯示,裕華玻璃廠熔化工段產生廢氣,未建設廢氣治理設備,違反了《大氣污染防治法》第二十條,根據有關規定,決定從2018年6月25日起至2018年7月24日予以查封。

如果裕華玻璃阻礙執法、擅自損毀封條、變更查封狀態或者隱藏、轉移、變賣、啟用已查封的場所、設施、設備等,環保局將依據法律法規提請公安機關依法處理。

環保處罰決定書

環保督查被查封的設備

在裕華玻璃被封后,工廠現有的100余人陸續離開。

今年7月,裕華玻璃員工吳培才、王臘興、潘志華等48人申請勞動仲裁,并向常州市新北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凍結被申請人常州市裕華玻璃有限公司銀行帳戶存款3398000元或者查封、扣押其他同等價值的財產。法院同意申請,并立即執行。

“目前公司經營困難,賬上連1000塊錢都拿不出來。”工廠關停后,李良大拒絕繼續履行繳納社保協議。

在無法繼續履行義務后,社保部門在7月31日作出履行催告書,并在8月20日向新北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該案書記員告訴鳳凰網財經,本案是非訴審查,沒有開庭審理,此前裕華玻璃也沒有提出異議,法院審查社保部門提交的材料后,作出了強制執行的裁定。

公司待銷售的產品

李良大一個人走在工廠

工人都走了后,現在工廠只剩下了李良大一個人。由于食堂師傅也走了,李良大只得買了幾箱方便面充饑。

“這個工廠離不開人,雖然不生產了,存貨仍需銷售,一些賬款也需要收回,我只能每天在這盯著。”在裕華玻璃工廠內,鳳凰網財經記者見到了李良大,李良大得知記者也未吃飯,便邀請一起吃了泡面。

李良大稱,目前裕華玻璃負債已達3000萬,不過資產有3000-4000萬元,資產尚可抵債。

對于未來,李良大頗為迷茫,期待能夠通過整改恢復生產,從而擺脫困境。如果不能恢復生產,則希望當地政府能夠接手,自己退休。

“我是這個廠的第六任廠長,誰能想到到了我手里竟是這樣一個結局?”李良大喃喃道。


回復

參與討論,請先登錄|注冊

他們還喜歡
關于第一財富網 線下活動 人才招聘 聯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1051163號-2  
qq炫舞官网下载